相关链接

一个热血男儿的使命

发布人: 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5-5 8:46:04   点击率:

项目部坐落在平庄镇的山脚下,这里到县城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。沿途山连着山,山套着山,道路弯弯曲曲,交通很不方便,毫不夸张的说就是进来出不去,大家常称为“鬼地方”。

我来这里已大半年,小孩子还是不适应环境生病了,老母亲焦急地在宿舍向外探头,正在等待一大早去了施工现场说是一会儿回来的儿子。

过了许久,听到车子嗖得的一声响,他回来了。黝黑的皮肤紧锁眉眼,着急着边走边说:“快,走了!

急急匆匆地提着行李,带着一直帮他照顾儿子的老母亲上了车,还没来得及问问情况,电话响了。是工作上的事,只听他交代了半天,强调了重点。还没等挂掉,电话又在嘟嘟作响,这是正在占线的原因。接着又是一通协调安排,像是一个电话勾结了多少问题,这边协调完,再到另一边沟通。

车子伴着老母亲焦虑的心沿着斗折蛇行的道路颠簸着,几乎所有的人都要吐了。我更是煎熬着,连动都不敢,生怕加重晕车感。

车子继续左摇右晃,时上时下,这好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,抽空间看看母亲和难受迷糊的儿子,瞄下腰望望前方的路说:“没事,坚持下就到了!

记得以前他跟我聊过,小时候他家乡的交通很不方便,到县城来回要坐上个四五个小时的大巴车。车子一天只有那么一两趟,出门的话就得提前做足准备,高兴地在马路边等车子到大城市,可上车一会儿,大都会后悔,头昏、恶心,接着就是所谓的煎熬了,跟现在的状态没有两样。

“现在村里多好,到市里也只要半个小时,所以我才会选择修路的行业喽”,他高兴的说。

他当初的一番话在我脑海里回荡。是啊,这里的山路如果修好了,该多好!

刚挂断电话的他摸了摸正在发烧的儿子,紧锁双眉,游丝的眼神转向车窗外。车子里好安静,我心底微微一颤,深吸了口气,这大抵就是这个热血男儿的使命吧。(吕利青)